微博秀UID
马来法

马来法她强行睡了前男友的弟弟,被他夜夜压榨苦不堪言-凝香小说网

马来法她强行睡了前男友的弟弟,被他夜夜压榨苦不堪言-凝香小说网

马来法

导语:她默默悼念自己一去不还的处子身,他却从容套上裤子:“你要负责。”于是……她付出代价就是夜夜被他压倒,一睡再睡,苦不堪言……

清晨,夏若初满心期待的赶往机场,在历经两个小时后到达目的地了,她迫不及待的下了飞机。 是的,她回国了,这是她读大学后第一次回国,这一次,她是带着内心的谜团,以及给自己布置的艰巨任务一起回来的。 深呼了一口气,站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,忽然间,她定格了,整个人就愣在了那里。灵敏的嗅觉里窜入一股淡淡的香水味,随即,视线里掠过一个高大的身影,转身的刹那间,她看到了一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,一米八的个头,一身黑色的西装,正快步的前行着。 “苏总,距离登机时间还有十分钟,到达目的地是十一点二十五分……” 就在苏以默停下脚步的时候,他感觉到手臂被人紧紧的捉住了,他下意识的低头看了一下,一只清秀的手拉着他的手臂,很明显,这是一双女孩子的手。还未移开视线,便注视到了一双细长的双腿,身着蓝色牛仔裤,出现在他的眼帘。 夏若初就直勾勾的看着他,一张冷峻又帅气的脸庞,没有半点和善的表情,高大的身影伫立在她的跟前,冷冷的双眸正盯着她那张小巧而精致的脸。 当她看清那个男人的脸时,刹那间,眼泪直接划过脸庞,那只拽住他的手正用力的掐着他,站在眼前的这个男人,对于她来讲就好像是一场梦。 三年了,这一切让她措手不及。 苏以默皱着眉头好奇的看向她,随后,他冷峻的眸子斜视着身旁的助理,助理便上前去把夏若初拉开,并将她向后推了一步道:“对不起小姐,请你让一下。” 苏以默并没有多想,再一次面无表情的扫了她一眼,抬起手看了看时间,转身朝着登机入口走去。 “别走!” 夏若初快速追上前去,从他背后紧紧地抱住了他,带着些许抽搐的语调道:“我找了你三年了你知道吗?你知道这三年我是怎么过来的吗?我一直在问我自己,为什么你就这样悄无声息的离开了我,当初不是说好不离不弃吗?为什么在我醒来以后,你就这样消失的无影无踪,没有任何缘由……” 助理尴尬的看着那个抱着苏以默痛哭的女人,他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情况,跟了苏以默这么多年,虽说他身边追求者甚多,但是他几乎不近女色,怎么会突然间冒出了一笔风流债?让人家姑娘追到机场来了? 夏若初将头埋在他的后背,泪水打湿了他的外套,她紧紧的搂着他的腰身,带着哽咽的语气道:“三年了,你知道我有多么想你吗?我回来就是为了找你,为什么你不给我任何消息,难道你真的把我忘记的一干二净了吗?” “前往洛杉机的旅客们请注意,您乘坐的XXXXX次航班现在开始登机,请您带好您的随身物品,出示登机牌……” 机场广播开始响起,助理这才回过神来,瞄了一眼苏以默那冷冷的眼神,上前去将夏若初拉开道:“对不起小姐,我们赶着上飞机,请你不要耽误我们的时间!” 苏以默眉头紧皱,表情严肃的看向陈助理道:“你?失职了!” 随后,他便快步朝着登机口走去,连头也不回。 夏若初一片凌乱,眼眶红红的,脸上还挂着泪水看向苏以默的背影道:“为什么你会变得这么冷漠,以前的你不是这样的……” 看着他渐渐地被埋没在人群中,夏若初奋力的朝着他跑过去,却被安检人员拦住道:“对不起小姐,请出示您的登机牌……” 她迅速买了一张返程的机票,赶在最后一分钟里上了飞机。 “苏总……” 陈助理看向正在闭目养神的苏以默,声音压的极低喊了他一下。 苏以默慢慢地睁开眼睛,轻轻揉了一下太阳穴,面色略显疲惫的看向陈浩。陈助理向他使了一个眼色道:“刚才那个……” 话还没有说完,苏以默便注意到了他的眼神,他扭头看向前方,顿时,他的眉头又挤成了一团,略带厌恶的表情道:“签约的资料都准备齐全了吗?” “准备齐全了,等我们跟詹克丝那边见了面,签约就可以进行了。” “OK。” 夏若初正在机仓内寻找着他,她把每一个座位的男人认了一遍,很快,她便注意到了苏以的身影,她快步的朝着苏以默走过去,嘴角带着笑意,放低了语调道:“你好,我能……坐到你的旁边吗?” 苏以默正低头看着手里的资料,没有半点要理会夏若初的意思。 夏若初握紧了双拳,表情略带尴尬,很快,她便恢复了神色,看向苏以默身旁的助理道:“你好,我叫夏若初,请问我能否跟你换个位子?” “不能。” 陈助理直接一口拒绝道。在屡次碰壁后,她挺直了身子,却不小心撞到了背后乘务员,将她托盘里的杯子撞翻了。突然间,苏以默从座位上站了起来,表情冷漠且严肃的看向夏若初不耐烦道:“这位小姐?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 “你在飞机场抱着我哭鼻子,眼泪把我的西装弄脏,现在还追到飞机上把水洒了我一身,信不信我投诉你骚扰?” 苏以默无奈的看着她。 夏若初似乎被他的严肃吓到了,她可怜巴巴的看向苏以默道:“对不起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。” “我帮你擦一下。” 夏若初带着歉意道,从包包里抽出纸巾准备给他擦拭,却被苏以默无情的推向了一边。随后,苏以默便重新坐回了座位上,带着些许愤怒的表情看向窗外,此时,他再也不想多看一眼夏若初,这一路上,他已经被这个女人搅得心情不好了。 “我是若初,你难道真的不认识我了吗?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,所以才会不跟我相认……” 夏若初心痛的看向苏以默,她好不容易找到了他,可是他的态度却是那么绝情,甚至不想多看她一眼,为什么?她带着些许哽咽的声音,嘴角露出微笑坚强的说道:“没关系,就算你现在不肯认我也没关系,或许你有什么不能说的原因,我非常理解你,我一定会努力让我们回到过去的。” 不管夏若初怎么与他讲话,他使终没有半点回应,好像夏若初不存在一样,直接被无视掉了。 “我叫夏若初,你只需要记住我的名字就可以了,我会让你重新认识我的……” 夏若初握紧了双拳,放低了语气,说得那样坚决。下飞机后,她在拥挤的人群中跟丢了苏以默,她在四周环视着,使终没有他的身影。 她害怕,这一别又是三年! 心里一阵失落感,好像又回到了三年前,他突然间就那样离开了,从此没了音讯,这一次,她为何又是同样的感受,而且那种感受那样强烈,她好害怕,这一次的错过,换来的是这辈子都没有机会相见。 快步走出机场,她终于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,他上了一辆黑色的轿车。 她快速拦了一辆出租车,慌忙上了车,视线却一直未离开过苏以默坐上的那辆车,她带着些许焦急的语气道:“Keep up with the car front(跟上前面那辆车)”“OK。” 夏若初的车也跟着停在某五星级酒店门口,她慌慌张张的丢下五十块钱就下了车,然后快步地朝着电梯的入口跑去。就在电梯快要合上的那一刻,她狠狠的推开了门喊道:“不好意思,请等一下!” 面对着夏若初的出现,陈助理十分意外,他提高了语气道:“小姐,你脑子没病吧?你从国内一直追到国外,到底想做什么?” 夏若初没有理会他,而是毫无违和感的站在了苏以默的旁边,她抬头看着这个男人的侧脸,虽然觉得他很冷漠,可是,她看他的眼神却依旧那样温暖,她的嘴角带着一丝笑意,三年后第一次跟他并排站在一起,内心是欢喜的。 就在电梯门打开的那一刻,苏以默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,直接从她身边经过走出了电梯,他的步子走得很快。 夏若初甚至不知道他要去干什么,她只知道,如果这一次她再轻而易举的让他离开,或许,她真的不知道该去哪里找他了。 “哎呀……” 苏以默背后传来一阵痛苦的呻吟声,他下意识的愣了一下,放慢了脚步,最终,却还是连头也不回的离开了。 夏若初走得太快,前脚绊到了后脚摔倒在地,她半坐在地下,看着那个高大的背影渐渐离她而去。她突然间想到了过去,类似这样的情景。 “哎呀……” “若初,你怎么了?” “我的脚好像扭到了……” “来我看看,别乱动,我给你揉揉……” 看着他那冷漠的态度,没有半点怜惜的意思,连头也不回的离去,夏若初的泪水模糊了视线。她搞不清楚内心是因为失望而哭泣,还是因为思念太深而热泪盈眶。 “我以为再见时,你还是原来那个你,你也会记得原来那个我,可是你的冷漠为什么让我感觉到那样陌生,你没有任何告别就那样离去,难道真的连一个解释都没有吗?” 心痛得难以言喻。嘴角带着微笑,鼓励自己道:“不管怎么样,我都不会放弃你的。” 下午三点。 苏以默从酒店房间出来了,当他离开酒店大厅的时候,背后一个声音喊住了他道:“等一下!” 他停下了脚步,回头看了一眼声音的来源地,随后,他皱了皱眉头看向了一瘸一拐的夏若初正朝着他走了过来,他没有打算理会她,而是转身继续朝着酒店的出口走去。 “你好,我叫夏若初,请你记住我的名字!” 夏若初面带微笑,大眼睛紧紧的盯着苏以默的反应。既然他可以装作从未相识,那么我就要让他重新认识我。 苏以默直接推开她,冷冷地说道:“不需要,我想我们没有认识的必要!” 突然间,苏以默停下了脚步,看向背后的陈助理道:“你先回去,我还点事情需要处理一下!” “我还是酒店等你把事情办完一起回去吧?” 陈助理职业性的问道。 “不用!” 苏以默不带任何情感色彩地回应了一句,然后匆匆忙忙离开。临走的时候,他摇下车窗看扫一眼夏若初,然后看向陈助理道:“还有,如果她再出现在我的面前,后果你应该是知道的!” 话音落下,刚准备上车的夏若初被陈助理一把拉住道:“对不起小姐,请您别让我为难,别再跟着我们总裁了。” “总裁?” 夏若初迟疑了一下,轻皱着眉头反问道。 “是的,他是云尚集团的CEO苏以默,如果您有工作上的事情,请到我们公司预约,如果是私事的话,请您跟我们总裁协商好了私下见面,但是,如果你们互不相识,那就请你不要给我们总裁造成困扰,谢谢!” 夏若初回头看了一眼苏以默的车,他大概已经走远了,夏若初轻声嘀咕了一下道:“苏以默……” 然后转身拦了一辆车离开了。 苏以默关掉了车内的音乐,似乎显得有些烦燥,这一次,他准备去见一个重要的人,可是,他的内心十分挣扎,犹豫了很久。狠狠的刹车停靠在路边,半趴在了方向盘上,回想起了那时常浮现在脑里的一幕。或许,他在为今天这决定而纠结犹豫着。 “以默,我知道你不肯见我,我的电话也一直打不进来,我只想告诉你,他已经离开了,我希望你能够去送他一程好吗?” 这是一个中年女人的哀求。哪怕事情过去了这么久,苏以默对她的话依然记忆犹新。内心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,或许是疼痛,也或许麻木了,总之,那种感觉让他心里很不好受。 “咚咚咚……” 车窗被敲响了,那张有几分熟悉的脸出现在了玻璃窗下,苏以默抬起头摇下车窗,冷冷的看向夏若初。 夏若初面带微笑,浅浅的酒窝笑起来很迷人,她刚想张嘴喊他的时候,忽然间想到了一个名字:苏以默。 “苏以默,你还好吧?” 夏若初放低了声音,看向面色不太好的苏以默问道。 夏若初叫出了他的名字,他愣了一下,冷冷的看了她一眼,随即看向了前方。 夏若初手心里捏了一把冷汗,眼前的这男人高傲的不可一世,难以接受,难以沟通,想要跟他有一句正常的交流,都让她觉得如此困难。 “你……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?还是心情不好?需要我陪你聊聊吗?” 夏若初鼓起勇气看向冷漠的苏以默,虽然她是出于关心,可是她的语调却是那么没有底气。因为,她被他一次又一次的忽视,甚至是拒绝。见苏以默没有任何回应,夏若初再一次放低了声音道:“你能载我一程吗?我有些话想要跟你说。” 在她问完一连串的问题以后,苏以默扭头看向她,还是那副冷漠的姿态,只是这一次,他正眼瞧了一下夏若初。 “我跟你有熟到需要聊天的地步吗?又凭什么让我载你一程?” 苏以默的声音抬高了几分贝,他这是在无情的拒绝。 “我……” 夏若初有些沮丧,话还没说完,眼睁睁看着车窗摇了上去,车身从她身边经过,飞奔而去。她再一次感受到了他的无情,握紧了双拳,给了自己一个微笑,眼里含着的泪水忍了回去道:“没事,他一定会重新接纳我,就像曾经那样。” 她承认,她以前是一个脆弱的人,可是,在他离开的三年里,她已经学会了坚强,再次遇见他的时候,她还是表现的一如往前的脆弱,大概是她太久没见到他,所以,内心的那种激动,那种渴望跟他单独相处,好好听他说说话的心理在骚动。回国以后,她搜集了这三年里关于苏以默的各种信息,包适他出现在媒体的视频,她都一一保存,她想要关注他,在她缺席的这三年里,苏以默都做了哪些事情。她下定决心,要离得这个男人更近,就必须要进到他的公司。 夏若初拿着自己的简历,站在那栋大厦的门前,她抬头仰望着那四个大字:云尚集团。回国后,她所有的希望,也是唯一的希望都寄托在这个男人身上。刚刚低下头,却听到关车门的声音,她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,这是三天后她第一次再见到苏以默,还是那副让她熟悉的姿态,对她犹如陌生人一般。 “苏以默。” 夏若初在慌乱之中朝着苏以默快步走去。原本,她还在思索,见了面该怎么去介绍自己,却没有想到在这里偶遇,似乎让她有些措手不及。 苏以默停下脚步,冷冷的垂下双眸,看向靠近她的夏若初,许久后,他才冷冷的吐出一句话道:“这里是我的公司,你有什么资格对我直呼其名?” “我……” 紧张的夏若初,下意识的应了一句,随后反应过来道:“对不起,是我失礼了!” “苏总,这是我的简历,请您看了一眼可以吗?我真的很想进入云尚!” 夏若初略带紧张的语调,特意把后半句强调了一下。是的,她很想进入云尚,只要有苏以默的地方,就是她唯一可以安心的地方,所以,她必须要进入云尚。 苏以默冷冷的瞥了她一眼,看着她手里的简历,没有丝毫考虑的从她身边经过道:“我对你的简历没有兴趣!”夏若初害怕自己难以见到苏以默了,她紧紧拽住了苏以默的手臂道:“别走!” 就在那一刻,与他有着身体的接触后,她就像是在重温着过去,可是到了下一秒,她再次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,她感觉到了他的那双灼热的目光正紧盯着她不放。
点击“阅读原文”打开新页面

码字很辛苦,转载请注明来自马来法《马来法她强行睡了前男友的弟弟,被他夜夜压榨苦不堪言-凝香小说网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