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博秀UID
马来法

马来法她把日常废料做成“国宝”,并将非遗带进幼儿园,从4岁到72岁的人都在学习-山西众创餐饮管理

马来法她把日常废料做成“国宝”,并将非遗带进幼儿园,从4岁到72岁的人都在学习-山西众创餐饮管理

马来法

如切如磋,
如琢如磨。
宣南巧娘
一枚蛋壳的厚度,
0.3mm-0.35mm,
约相当于发丝直径的5倍,
仅仅2张A4纸。
试想于此分毫之间千针而过,
会当如何?

古时,
女子存发刺绣,
拆一发为四,精细入神,
不见针线迹,宛如绘画。
而今,竟有人以发丝,
于这脆薄蛋壳之上,
千针而过,却安如完卵。

她就是被称为“宣南巧娘”的
民间工艺大师——赵伟。
2008年奥运会,
她用长发绣出“喜迎奥运,爱我中华”
八个大字于蛋壳上,
惊艳了众人。

赵伟独创“一蛋双画、一蛋双雕、一蛋双绣”,被誉为“三绝”。
一绝将不同的蛋壳均匀地分割两半,二绝在半壳上雕刻,三绝在半壳上用头发刺绣。

而其中最绝的,
便是这蛋壳上的刺绣。


首先要挑选鸡蛋,色白为佳,
品相上乘,大小均匀。

为蛋打孔,力度要均等,下针要果断,以气顶出,抽干蛋液,反复沥清。

切分蛋壳,
需要逐层分割。
蛋分四层,一层红色,
二层酱色,三层白色,
里层为膜,膜破即碎。

然后打磨光滑,切记触碰,曲面构图,飞针走线。

力不可使尽,
势不可用绝。
赵老师笑称:蛋也是有性子的。
每个蛋壳上要穿针千百次,
若次次都按预定的图案,
精打细算,分毫不差的话,
结果往往是蛋破图毁的下场。

“这就得发扬包容精神喽,”赵老师说:“遇到特别硬的地方,就要换针下地。”
创造是移花接木,不是拔苗助长。即使中途改弦易辙,完成后也总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惊喜等候一旁。

知其脆弱,方有轻重。
以生命的视角去关照,
作品才会充满灵性。

除了绣彩蛋,
赵老师还精通彩蛋绘制。
早在战国时期,
《管子·多靡篇》有述:“雕卵然后瀹之”,
可证蛋壳艺术的源起。
后来,画蛋匠成为七十二行之一,
绘蛋也正式成为
一门重要的民间手工艺。

赵伟与彩蛋绘制技艺从小结缘。在她5岁时,就常看父亲在蛋上作画。
虽然母亲在一旁揶揄父亲:净干男人不该干的事儿。但在赵伟眼里,父亲此举却如山呼海啸般给她留下了很深的印象,她决定要将这门手艺发扬光大。

赵伟继承了父亲
将传统的绘画技法和杨柳青年画的
吉祥图案画在蛋壳上的画法,
使彩蛋花色品种大幅度增加。

不仅有飞鸟走兽、
花卉鱼虫等国画传统景物;
甚至还有消失已久的“天桥八大怪”
和传统的老北京民俗。


就连敦煌壁画,
也被她画到了蛋壳上。

立于只掌之上的鸡蛋,
在她的细腻入刻和精心描摹下,
从内到外散发着
晶莹剔透的夺目光彩。

除了单个蛋壳,
赵伟还绘制了成套作品。
“水浒人物一百零八将”、
“奥运五福娃”、“十二生肖”等等,
都能在蛋壳上演绎出一番色彩。
尤其是系列彩蛋“金陵十二钗”
被中国文化交流团,
转赠给鹿特丹市政府。

赵伟的彩蛋,获得了越来越多的认可。
2009年,该项目被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。2010年,其作品“中国风”代表中国赠与曼谷市长收藏。2012年,她随北京市政府赴阿尔巴尼亚,作品被驻阿尔巴尼亚大使收藏。

这种种的成就,
除了得益于父亲的基因,
更多的,
来自赵伟后天不懈的努力。

古有王羲之“以馍蘸墨”,
专心其作的程度令人乍舌。
无独有偶,
这一经典桥段,
也在赵伟身上重演过。

当时,她已经连续画了一年半“水浒”系列。每天早上一睁眼,头不梳脸不洗,就要先奔桌子那儿,看看头一天的作品。
尤其是一百枚过后,更是不吃不睡,一心只想画完。
实在口渴时,她顺手端起一旁的杯子就喝,觉得不是味儿,这才发现喝的竟是涮笔的水。

赵伟的痴迷程度还不仅如此,
甚至是在知青下乡的时候,
她也见缝插针,时刻准备着创作。
白天的时候,
她像个男孩子一样站岗、劳作,
而到了晚上,
她就对着煤油灯,
在鸡蛋上慢描细画。

虽然鸡蛋在当时算得上奢侈品,
还是有人专程以老乡的名义,
上门请赵伟帮他画蛋壳。
而剩下的蛋清和蛋黄,
赵伟都送给了在兵团的朋友,
这个有口福的幸运朋友,
后来成了赵伟的先生。
也算成就了一段,
“以蛋为媒”的佳话。


先生是赵伟的第一位观众,
也是她的支持者与粉丝,
经常为她的作品,
提出可贵的建议。
有一次,李华在感叹称赞之余,
鼓励她在蛋壳上进行雕刻,
这启发着赵伟后来的大胆创新。

“传承不是死守,发展不是颠覆”,是赵伟喜欢说的一句话:“我用的还是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,只是向更新一层的境界迈进。”

如今,在天桥民俗文化街的工艺坊内,剔透精巧的蛋壳,正静静地等待着来访者惊羡的打量。
而赵老师则将传承之事作为肩上的责任和担当,不断发扬下去。
上至七十四岁的老人,下至四岁的娃娃,来向她请教的人络绎不绝,而她也往往倾囊相授,毫无保留。

就连当地的幼儿园也找上门来,
希望她能够让小朋友们有所体验。
将非遗带进孩子们的课堂,
这个愿望让赵伟十分激动。

但一想到,她要教授的对象是一群活泼好动的“熊孩子”,赵伟难免有些担心:孩子们真的能学好吗?
有人建议她用乒乓球代替。同样是球面,而且不怕摔,这听上去像是个好主意。

但赵伟却觉得
不能从小就给孩子们灌输错误的印象,
将画好的画,
在乒乓球上摔来弹去,
是一种对美的践踏。

于是,她让丈夫花了整整一周的时间,掏空了一兜的鸡蛋壳,带到了幼儿园。不管任何时候,孩子们都应该知道,美丽易碎,即使是在蛋壳上,也该珍惜。

古时,
蛋承载着原始生命繁衍的想象。
《楚辞?天问》有言:
简狄在台,喾何宜。
玄鸟致胎,女何喜。
浑然孕育,几多欢悦。

在当今日常生活中,
人们只会留意清软黄腻,
至于蛋壳,敲碎即丢。
但世间万物,
没有谁生来就属于垃圾箱。

何为腐朽?
何为神奇?
不轻言判断,不傲倪于万物。
有之为利,无之为用。
将世俗之物,化为非凡之美,
方为创造无穷之道。

码字很辛苦,转载请注明来自马来法《马来法她把日常废料做成“国宝”,并将非遗带进幼儿园,从4岁到72岁的人都在学习-山西众创餐饮管理》